首页>奥斯陆资讯> [奥斯陆]在奥斯陆,逛博物馆才是正事

[奥斯陆]在奥斯陆,逛博物馆才是正事

中国民航杂志 2020-11-24 15:12 597 2419 原文链接
在奥斯陆,逛博物馆才是正事

尽管这座古老的都城就位于峡湾的尽头,一抬头就是让人羡慕嫉妒的高纬度纯粹蓝天;尽管它刚刚获封2019年“欧洲绿色首都”,地处地地道道的挪威的森林。奥斯陆的美,静静地绽放在无所不在的自然风貌中,也欢快地跳动在城市街巷间的形形色色的博物馆里。

在面积不及北京朝阳区的奥斯陆市区,你既能在航海主题的博物馆里绕着世界保存最完好的维京船只参观,闻一闻古老甲板上的柏油味;也可以沿着滨海步道前往超级巨星建筑师设计的艺术博物馆,探索玻璃屋顶下稀奇古怪的当代艺术品;或者去霍尔门科伦山上的滑雪博物馆,一睹几副2500年前滑雪板的真容。

博物馆遗世而独立,在城市的车水马龙中,以旁观者的身份证明某些人某些事的存在,留下指引未来的路标。

博物馆岛

从市政厅临海的码头乘上渡轮,20分钟后就可到达比格迪半岛(Bygdoy)。这座岛屿不缺美丽的森林与沙滩,它特别之处在于,岛上密集地展示了不一样的博物馆,因此也被称为博物馆岛。其中四家都与航海有关,还有一座欧洲最大的露天博物馆——挪威民俗博物馆。

海盗船博物馆Viking Ship Museum是半岛上最受欢迎的观光胜地,毕竟,想要了解挪威的历史,得从维京人后裔引以为豪的海盗时代开始。

在奥斯陆,逛博物馆才是正事

在一千多年前的斯堪的纳维亚半岛,生存环境极为残酷,天气严寒,宜居的仅有沿海的狭长地带。随着造船技术的发展,一种吃水浅、速度快、转向灵活的维京战船出现了,维京人开始把注意力转移到远海上,探险的渴望得以成真。于是,掠夺和征服逐渐取代了农耕和捕鱼。

维京人极爱他们的船,以至于他们认为被葬在船里是一个极大的荣耀,生前所使用的战船会送他们到最终的回归之地。海盗船博物馆陈列着3艘在8至10世纪出没于北欧海域的海盗船—— “奥斯堡”号、“科克斯塔德”号和“图奈”号海盗船,都曾作为贵族的陪葬品埋入地下,才得以保留到今天,成为出土文物让人们参观。

在奥斯陆,逛博物馆才是正事

陈列馆里最大的海盗船“科克斯塔德”号,船长近24米,首尾尖细,优雅轻盈,只能容纳35个人,很难让人将它与惊涛骇浪中的北欧海盗联系在一起。船的两侧共设有64个圆形的盾牌,船头还有可拆卸的兽头,传说只有在出海征战时,圆睁双目、血盆大口的兽头才会被装上,以震慑敌人。当船驶进自己港口时,这种装饰通常要被卸下,以免破坏了自家人的气氛。

古老的船舶,简单的展馆,却足以令人细细品味。这些在今天看来仅是游艇大小的木船,无法与我们想象中的战舰相比。而正是这样不起眼却快捷灵巧的海盗船突然升起画着骷髅的旗帜,令当时许多商业船队甚至国家舰队闻风丧胆。从公元8世纪到11世纪,维京人的足迹遍及从欧洲大陆至北极的广阔疆域,甚至横渡大西洋,发现了格陵兰和北美大陆。他们以海盗、商人、侵略者或移民者的角色,成为这段历史时期欧洲的主角。

不远处的前进号博物馆The Polar Ship Fram,在2015年曾被tripadvisor评为挪威最受欢迎博物馆。这里的镇馆之宝——一条世界上最坚固的木质帆船“前进号”Fram,去过两次北极和一次南极,是世界上唯一一条走过两极的船只,也成为极地探险精神的象征。

在奥斯陆,逛博物馆才是正事

博物馆岛的存在,让来到这里的人感叹——在挪威,除了在大地上蜿蜒的峡湾和在天幕间摇曳的极光,没有什么比航海更令人内心澎湃。

用雕塑诉说

在奥斯陆,雕塑是城市灵魂的一部分。无论是在市政厅、王宫、大学还是码头,都可以看到偌大的雕塑群,即便是不起眼的街头绿地或私人居室,都要摆上几尊雕塑佳品。

在奥斯陆市中心,坐落着世界上最大的雕塑公园,这里摆放着的全部是挪威国宝级雕像家古斯塔夫·维格朗(Gustav Vigeland)的作品,因此被命名为维格朗雕塑公园。维格朗的人体雕塑艺术,不仅在挪威家喻户晓,在世界雕塑史上也声名远播。

在奥斯陆,逛博物馆才是正事

在维格朗公园850米的中轴线上,二百多组1:1大小的人体雕塑集结成的主题十分突出:生命,表现了人从摇篮到坟墓的人生轨迹,体格健壮的男子、风姿绰约的女子和纯洁无邪的儿童,喜怒哀乐淋漓尽致。高达17米的“生命之柱”上,密密麻麻交叠着雕有121个形态各异、首尾相接、盘旋上升的裸体浮雕塑像,在世人争上天堂的攀爬过程中,有相互倾轧的,也有相互帮扶的,还有死在途中的,场景令心灵震撼。站在这些雕塑前,每个人似乎都能找到自己的影子,感受人生中的某个阶段、某个瞬间和某种情绪,给观者以许多人生启示。

在奥斯陆,逛博物馆才是正事

在20世纪20年代,维格朗提出,要在奥斯陆建立一个专门展示自己作品的艺术天堂,他的想法得到奥斯陆市政府的支持。市政府与他达成协议,为他划拨一块土地,并提供一个宽敞的工作室;作为交换条件,维格朗逝世后要将其全部艺术作品以及雕塑的所有原创模型赠予奥斯陆市政府。维格朗对协议很满意,其后的二十多年,他就一直在这个工作室里为维格朗公园雕塑呕心沥血。

维格朗雕塑公园的存在,可以看做是挪威对艺术最直接的认可。许多私人收藏家的大方捐赠,让奥斯陆这座幸运的城市,拥有了艺术气息繁荣的公共空间。最新的例子就是2013年才开放的Ekeberg公园。市政府与私人收藏家Ringnes先生合作,把这片公共绿地转变成一个雕塑公园,其间铺满了步道。雕塑掩映在茂密的绿色植物中,树林、河流与开阔的草地应有尽有,相融成独特的视觉艺术。不少当地人来到这里开展家庭活动、野餐聚会,自然、生活与艺术难舍难分。

无处不艺术

提及挪威的艺术品,不少人是奔着爱德华·蒙克的《呐喊》去的。《呐喊》的惊悚面孔如同那个经典的emoji表情,中看又中用,比《蒙娜丽莎》的神秘微笑更易于传播。而它的背景正是独特的奥斯陆风光,直到今天也可以在市内找到蒙克的画中景。

没有一位挪威艺术家比爱德华·蒙克更有名。蒙克是现代表现主义绘画的先驱,从一落地你就会在奥斯陆机场看到各种跟这位挪威国宝级人物有关的艺术作品。他的一生主要在奥斯陆度过,去世后也把遗产留给了这座城市。开办于1963年的蒙克博物馆,展示了这位著名画家的38000多幅作品。

在奥斯陆,逛博物馆才是正事

2020年,一座占地面积达1100平方米的玻璃博物馆将在奥斯陆海滨落成,也将成为全球范围内,收藏爱德华·蒙克作品规模最大的地方。由于场馆面积等问题,现在蒙克博物馆中的很多馆藏不能被展示出来,但是新馆面积将会是旧馆的3倍,而展览空间更是现在的4倍之多。作为挪威首都,奥斯陆还将在2020年迎来一座崭新的国家艺术博物馆。

作为大师作品的管理员,奥斯陆市政府的使命感强烈。分管文化的副市长Rina Mariann Hansen表示:“我们有义务尽可能经常地跟尽可能多的人分享挪威艺术家的杰作,并为此付诸了不少行动。”

在奥斯陆,逛博物馆才是正事

2019年4月,奥斯陆市刚刚庆祝了维格朗150周年诞辰,维格朗150周年纪念展“Parallels”于维格朗博物馆开展,展览体现了维格朗在艺术史上的地位,并从世界知名艺术馆借来同时代的大师作品一起展出,包括罗丹、阿里斯蒂德·马约尔、康斯坦丁·麦尼埃和安托万·布德尔的作品。今年,奥斯陆还会上演一场艺术双年展,邀请人们走进这座城市的艺术生活,领略一场当代艺术与城市公共空间艺术互动的盛宴。

公共艺术在奥斯陆占据着显要的位置。据Rina介绍,政府成立的市政艺术基金负责分配一部分的公共投资。一般说来,在每一座新建立的学校、医院、体育馆和其他的公共建筑中,都配置了专门的艺术项目,让市民获得免费的艺术体验机会。艺术为这座城市建立了身份认同感,也为大街小巷赋予了别样的风情。

“除了那些主动探索的艺术爱好者,奥斯陆也非常重视把美好的艺术体验带给所有人。我们希望不论人们走到哪里,他们的生活都会因为艺术变得更丰富多彩。不论是在工作中,在运动场所,在学校或者养老院,大街上或者是地铁里。”Rina说。

在奥斯陆的某些角落,古老的雕塑是城市的焦点,另一些街区的主角则是新潮的街头艺术。走在这样异国情调满溢的地方,民族和城市的梦变成了万花筒,反射出立体而又迷人的生活。

end

奥斯陆旅游景点